現在世界的火車,其實已經算不上是「火車」了。勉強來說,應該叫「電車」吧。只是,在香港,「電車」一詞已經早跟香港島上那慢慢的「叮叮」畫上了等號。因此,縱使好像日本那些外國國家一早稱呼現代化的火車為「電車」,我們仍然稱呼它為「火車」。

現代化的火車,一早跟「火」脫離關係。沒有煤燒,沒出噴煙,也沒有「嗚鳴」聲了。說真的,我分不出「火車」和「地鐵」有什麼不同。一樣的車箱,一樣的公司。

幸好,香港還有一個火車博物館。它雖然只有一輛柴油火車頭,一輛燒煤的舊火車頭,和五個舊車箱,但足夠細說出香港火車的歷史。